安窃

你看得起麦兜,我就看不起你

关于江晚吟

江澄这一辈子开开心心的笑过五次。

第一次是刚刚拥有那几只小奶狗的时候,想着以后即使阿爹阿娘阿姐都忙也不会无趣了,他很开心。

第二次是在彩衣镇接住那串枇杷的时候,他回家尝了尝枇杷,味道不错,他突然开始喜欢姑苏那个地方了。

第三次是在温家举办的清谈会射箭比赛,本来不是自己还有点失落,后来想想是魏无羡好像也不错,横竖都是在为江家争光嘛。

第四次是在阿姐穿上嫁衣的时候,他已经很久没笑过了,看着阿姐要嫁人了,可以过上好日子了,终于能够幸福了,笑着夸她:“好看。”

第五次是在金凌终于平安无事的交到他手里的时候。还好,他想,最重要的东西终于还剩下一样,哪怕只有一样,也够了。

江澄这一辈子难受的哭过五次。

第一次是在自己很喜欢的小奶狗被送走的时候,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有点多了,他基本哭闹了一整夜。

第二次是在魏无羡屠完玄武回来的时候,所有人夸他,都认为他会是将来的家主,他很难受,感觉自己的什么东西被别人夺走了,好在魏无羡从来不那么想。

第三次是在江家被温家灭门金丹也没有了的时候,他闹腾着哭了很久,也不知道是在和谁赌气,或者是希望有谁能来安慰一下自己。一切都结束以后,他停止哭闹,去接了阿姐,魏无羡去了乱葬岗,偶尔见见面,日子过得也还算平稳。

第四次是在不夜天阿姐死的时候,他跪坐在地上,抱着阿姐的尸体,清楚的感觉到支持自己的最后一根弦断了。

第五次是在观音庙里,他已经很久没有哭或者笑了,那天发生了很多,他看着那个和他一起抚养金凌的人死了,那个说要一辈子扶持他的人走了,一直被他护着身后的少年长大了,他知道,已经没有什么是属于他的了,等人都走后,他在原地站了一会儿,也不知道是在和谁说话,低声道:“走吧。”

评论(5)

热度(2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