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窃

你看得起麦兜,我就看不起你

安酒秦诗

23岁的安酒瘦的有些过分了,本来就没什么血色的肤色也毫不意外的苍白的,秦诗很难把她与18岁的安酒联系到一起。


安酒唯一没变的是睡姿,缩成一小团,只露出眼睛和额头,死死地抓住枕头。 


安酒病的很严重,这是秦诗昨日才从秦殊和洛阳口中得知的,晚上便拽着还在亲热的秦殊与洛阳上了火车——她的经济并不支持她坐飞机。 


秦诗很清楚的记得18岁的安酒。


18岁的安酒有点婴儿肥,腰,手腕和脚踝却极纤细而有力,出落的极好看,眼睛和头发都极黑,皮肤却极白,笑的时候很漂亮。


像小狐狸,有着未经人世的烂漫和与生俱来的狡黠。


18岁的安酒不是一个好学生,或者说,14岁的安酒就已经不是一个好学生了。


秦诗认识安酒时安酒14岁,读初二,和秦殊玩得极好  ,而她在读高二,只在接读初一的弟弟放学时见过她几面,后来因为身体原因,秦诗休学了一年,安酒读高一的时候,她还在读高三。


虽然休学了一年,但学校依然把学生会会长的位置留给了秦诗,每次秦诗去巡查,十有八九会见到逃课的,正在翻墙的安酒。


秦诗每次都下定决心一定要记下来,汇报给学校,但只要安酒唇角一扬,眉梢一挑,她的心便也跟着一扬一挑,想记名字的手迟疑了一次又一次,最终只留下一句:


“下午好,请问您叫什么名字。”


安酒似是很惊讶一般,手滑了一下,直直地摔了下来,正摔在秦诗怀里,她抬起头,拨开额前的碎发,笑道:


“您可真是贵人多忘事,生了一场病,连我都忘了。”


秦诗好脾气地将女孩扶稳,示意她说下去。


安酒解下围巾,露出颈项的一颗极小的,黑色的痣,略带讥讽地道:


“记住了,我是安酒。那个当年被你怀疑想搞你弟弟的安酒。”


安酒。


秦诗默念了一遍。



秦诗对弟弟管的很严,基本上是不允许秦殊与女孩子来往的,而安酒更是不许。


她不是一个好女孩,她脖子上有痣。代表着上辈子她是刎颈而死的,刎颈而死的人,又有几个是好人呢。


这是当时的秦诗一本正经的哄骗秦殊时说的话。


从此秦诗再见到安酒的时候,这颗痣都被她极小心的藏了起来。


秦诗突然生起了掀开安酒的被子看看那颗痣的想法,但最终是放弃了,她得走了,她不想回到那个寒冷的城市之前把自己的心也变得寒冷。


秦诗来得快,走得也快,早上才下车,中午又继续在车上颠簸,26岁的秦诗过了做梦的年纪,不能再将心思花在安酒睫毛尖的水珠上了,她必须努力攒钱,结婚生子,然后安度晚年。


像每个人一样。


但秦诗依然趴在车窗上,很努力地往身后的那座城市看。


她默念道


安酒

评论(5)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