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窃

这里安窃,本命双水曦澄柳澄都可以。永远不退澄圈,雷点双玄曦瑶。对了,我永远爱墨香铜臭。欢迎来一起唠嗑。

梦醒

又名追星少女安某的自述

 

也名追星少女是如何失去她的梦想的

 

大家好,我是追星少女安某,众所周知,我很爱左老师,相当爱左老师,比爱兔兔还要爱左老师(兔子邻居:你走)

 

咳咳,总而言之,作为左老师的无脑粉,我对她的爱已经超出了屏幕,超出了地球,超出了银河系,超出了宇宙。

 

这么想来,我作为左老师的超级迷妹,在这个叶与泪同落的季节,在这个左老师频繁更新(并没有)的季节,是应该旋转跳跃疯狂螺旋爆炸升天的,可是,但是,可但是,但可是呢,我却陷入了无尽的哀伤之中,原因很简单,左老师发的文,我已经连主角都不认识了。

 

难道我真的已经不了解我的电,我的光,我唯一的神话了吗。

 

我眼含热泪,怅望灰天,抽了一口不知道什么味的棒棒糖,任由如水的月色同悲伤一起把我重重包围,直至我喘不过气来。

 

良久,我毅然决然的丢下棒棒糖,点开左老师的私信框,眼含热泪的打字又删掉。

 

“左老师左老师,您都写的什么啊?”

 

不行这太智障了。

 

“左老师左老师,您的文越来越好看了呢。”

 

呸呸呸,明明根本就没有看好不好

 

“左老师左老师,您为什么不写翔霖了呢?”

 

她写什么是人家的自由啊……

 

“左老师左老师我好爱你啊!”

 

这句倒是没毛病,可是,每天给她说这句话的人那么多,我又算什么呢?

 

“左老师,您一定要加油啊,我永远爱您。”

 

终于,我一字一句的打下了这句话,最终还是一字一句的删了。

 

我盯着对话框,那个无数次在我梦里响起的对话框,依然空空如也,和往常一样。

 

我丢掉手机,有些自暴自弃的在床上躺尸了


突然,我迷迷糊糊的听见手机响了一下。

 

左老师!

 

我立马弹了起来,抓起手机,手忙脚乱的开锁,点进LOFTER,开屏的翔霖却久久保持着原样,终于,加载出来了,我马上点进私信。

 

梦醒。

 

 


我求求你们戳进来瞧一瞧

各位妹子们
在双水坑里躺了很久
终于决定交党费了
现在的我急需各位父老乡亲们的帮助
各位走过路过不要不理我啊
各位有做双水同人歌意向的妹子汉子请戳我
我们一起红尘潇洒啊
还有
估计要等到寒假才会出歌
希望各位小伙伴一起来讨论!
一起选歌一起填词一起红尘作伴活得潇潇洒洒!

关于江晚吟

江澄这一辈子开开心心的笑过五次。

第一次是刚刚拥有那几只小奶狗的时候,想着以后即使阿爹阿娘阿姐都忙也不会无趣了,他很开心。

第二次是在彩衣镇接住那串枇杷的时候,他回家尝了尝枇杷,味道不错,他突然开始喜欢姑苏那个地方了。

第三次是在温家举办的清谈会射箭比赛,本来不是自己还有点失落,后来想想是魏无羡好像也不错,横竖都是在为江家争光嘛。

第四次是在阿姐穿上嫁衣的时候,他已经很久没笑过了,看着阿姐要嫁人了,可以过上好日子了,终于能够幸福了,笑着夸她:“好看。”

第五次是在金凌终于平安无事的交到他手里的时候。还好,他想,最重要的东西终于还剩下一样,哪怕只有一样,也够了。

江澄这一辈子难受的哭过五次。

第一次是在自己很喜欢的小奶狗被送走的时候,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有点多了,他基本哭闹了一整夜。

第二次是在魏无羡屠完玄武回来的时候,所有人夸他,都认为他会是将来的家主,他很难受,感觉自己的什么东西被别人夺走了,好在魏无羡从来不那么想。

第三次是在江家被温家灭门金丹也没有了的时候,他闹腾着哭了很久,也不知道是在和谁赌气,或者是希望有谁能来安慰一下自己。一切都结束以后,他停止哭闹,去接了阿姐,魏无羡去了乱葬岗,偶尔见见面,日子过得也还算平稳。

第四次是在不夜天阿姐死的时候,他跪坐在地上,抱着阿姐的尸体,清楚的感觉到支持自己的最后一根弦断了。

第五次是在观音庙里,他已经很久没有哭或者笑了,那天发生了很多,他看着那个和他一起抚养金凌的人死了,那个说要一辈子扶持他的人走了,一直被他护着身后的少年长大了,他知道,已经没有什么是属于他的了,等人都走后,他在原地站了一会儿,也不知道是在和谁说话,低声道:“走吧。”

怎么说呢,这段时间也发生了很多,从cxd受伤,azy短期休整到yjy空降,想必圈里的小姐姐们也一定很累很不容易。
很抱歉的是我没有与你们一起承担这一切,以后也不会了。所以就不用关注我啦,以后这个号可能不会再更新小朋友们的任何文章了。
很谢谢这段时间来大家对我的喜欢和支持,可以说,没有你们我也不会在这个圈子里面苟延残喘这么久。
当然,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,希望还留在小朋友圈里的冷圈妹子们都健健康康,幸幸福福,快快乐乐,和和美美,团团圆圆!
各位,江湖有缘再见!
祝君武运昌隆!